• Akyo Yo

純真,奔放。

話説從我剛從婚紗店辭職出來自己接案子開始説起。


那時候5月,專頁的訊息敲我。


是一位母親想要為她的12嵗孩子找攝影師拍攝畢業照片。


我和常日一樣,早上起來的工作就是打開電腦回復顧客,母親Katherin,想要她孩子拍攝的是外景,正合我意,因爲我沒有影棚,就是只能外接外景的拍攝,一一禮貌的囘了Katherin,知道她想找有稻田的地方,每次顧客一問起稻田,我的腦海裏只有浮儸山背的稻田。


我建議了這個地方,她説好的,她會去肯定了拍攝日期再和我聯絡。


5月詢問,後來兩三個月,沒有消息了。我以爲又是一單沒有結論的案子。





怎麽知道,11月的時候,Katherin又捎來消息,她決定在11月拍攝,但是11月是絕對的結婚月,所以找不到適合的拍攝天,最後決定了12月1日。


Katherin在訊息中提到,她的孩子是特殊兒童,可能會有情緒的問題,希望我諒解之類的。然後還send了兩張之前她孩子之前拍攝的照片給我看。我看了這位男孩,笑得很燦爛,我很難想象他與特殊兒有任何挂鈎。我回說,放心,對我來説,這不會是一個問題。


一天一天的過去,很快就來到要拍攝的日子。怎麽知道,12月1日的前幾天,黃昏時分都一定會下起雨來,那時候我就覺得這次的拍攝應該是可能會延展拍攝了。





12月1日早上,Katherin 傳送了一則訊息給我,問我今天是否適合拍攝。我看了看窗外,回了說,天氣很陰,可能不是很理想,說也許到了要出發的時間,我們再聯絡一次決定看如何。


時間來到下午,我說,云很多,沒有陽光,可能拍不到夕陽之類的,我建議了如果希望拍到更好的效果,換另外一天吧。


Katherin同意了,我們開始選擇其他日期。


怎知,Katherin又來一個訊息,說她的兒子聽到取消了拍攝,非常失望。


我一聽,心頭上一熱,我只知道這個天是不是適合拍攝,卻罔顧了她兒子的感受。我二話不説,手指頭敲在鍵盤上 “then we just go"



我們約在浮儸巴刹,父親駕車,母親Katherin和兒子坐後座。我坐在副駕,帶路帶他們去到稻田。





初次見到Jovan,很高佻,臉上一直挂著笑容,跟父母互動很好。


來到拍攝地,一下車,他看到整塊綠油油的稻田,看他很愉悅的,就往稻田奔去,我要阻止已經來不及,結果雙脚踩進爛泥。。然後看著他又很尷尬的笑著退了出來。。


這個純真的笑容,表情,真的就和這片稻禾一樣,就是那麽的純净,完全不受污染。


我的手不停的按快門,我只是告訴他,跑啊,跳啊,大喊。。他回復我的就是那最自然的笑容。。


拍攝過程也許不到兩個小時,但是已經拍了很多我看了都喜歡的照片。





這個孩子,表現真的很好,最後還是很難想象他母親口中的特殊兒童。


也許,他沒有大人們複雜的想法,卻以最直接,單純的一個心情,去徹底的感受這片大自然。


關於拍攝,有時候攝影師最常面對的就是,你對你的拍攝有什麽想法?有什麽創意點?往往卻忘了,拍攝其實應該是留住最純真的,最自然的那一刻。我常常在想,現在市場上很多的擺拍。就連婚禮應該是紀實的拍攝,最後爲了畫面的美,都變成偽擺,擺拍出來的成果。


這次的拍攝,我是非常享受的,徹底感受Jovan在田中奔放的感染力。你説我拍得好,其實不然,而是Jovan帶給我更多。


謝謝你們找我,讓我有這次機會去感受這次的拍攝。














17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 2019 BY AKYO YO PHOTOGRAPHY @ PENANG, MALAYSIA 

CONTACT NOW : 016-4591977     

  •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