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kyo Yo

認識 Jeff Wall


看過一些視頻介紹Jeff Wall,其中讓我比較印象深刻的就是這一張,借鉴了日本畫家葛饰北斋的《起風了》畫作。以安排演繹,還有數位修圖方式,利用攝影重現了《起風了》這個看似戲劇性的作品。


Jeff Wall本身不想單純用相機紀實,反而一直在追尋“攝影除了拍攝當下還能拿來做些什麽”這一方面的探討。後來他的作品就出現了,白話一點就是利用攝影來作畫。而且還藉鑒了很多名畫中的元素。就比如上面那一張。


繪畫可以天馬行空,可以利用想象力去呈現自己的想法與畫面,但是攝影就有記錄的形式,如果要如繪畫般的呈現,就可能需要諸多方面的安排,甚至編輯圖片,改動原有畫面中的東西。



《序:摹拉爾夫.艾里森的隱形人》(After ‘Invisible Man’ by Ralph Ellison, the Prologue)


這一張作品,看起來就是那麽獨一無二,呈現的只有那麽一張。看似在某個地方家居室内的拍攝,其實不然,這些一品一物都是經過精心的安排與擺設,呈現出雜亂的空間感,天花板的吊燈,都是一個個挂上去的。然後安排照片中的人物,在默默的拭擦著某個器皿。


其實這靈感來自(Ralph Ellison, 1914-1994)1952年出版的小說《隱形人》 Invicible Man所描述的一個非裔美國人在20年代面對的社會問題,主角認為自己是社會上的隱形人,並描述他所居住的秘密地下室,其天花板上覆蓋著1369個非法連接的燈泡,找遍整個紐約也找不到這樣明亮的地方這段話,我也是從其他文章得知其中緣故。


看到Jeff Wall再現小説中的場景,由衷的佩服,是有如何的一個動力與思維才能去重現小説中的場景并且攝下那麽一張。


説説我最後的感想,其實現在的婚紗攝影,很多都是佈置場景來達到某種視覺效果,擺拍還有安排,只是主角們都換成顧客來呈現,這其實可能和Jeff Wall的做法有點類似,只是出發點不一樣,商業婚紗的手法主要還是給顧客有個新鮮感,去拍出他們心想的婚紗效果。只是婚攝很多時候一切都太表面了,除了視覺性,并沒有太多的含義存在。當然我拿商業攝影來跟Jeff Wall純藝術表現手法來對比,真的就太兒戲了。


我相信Jeff Wall在呈現作品的當下,心裏是有很多感情的輸出的,用拍攝來作畫,再留給觀衆們去感受照片帶來的衝擊,細品照片所要表達的訊息。

1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