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kyo Yo

因疫情開放回來第一份工作

大概在傢躺了半年之久,從5月尾至8月打了第一劑疫苗,等了2個月,10月頭打了第二劑。AZ疫苗終於打完兩支,再等個14天,確定完全接種才可以真正開始工作。

23號當天其實就可以開始拍攝,也接了一單,只是後來顧客因某種原因取消了。


只有等待第二天,ANDY的工作,拍攝印度人的婚禮。


如果是真正的印度人婚禮,我是完全沒有拍攝過,只拍過一次印度婚宴。婚禮和婚宴可大不同,婚禮通常都在廟宇進行,而且全程都有沙彌在主持整個婚禮。對於我這個完全不懂的,當然感到新奇,當天我是以第三攝影師的身份來參與,學習以及認識一下整個婚禮過程。


可能疫情關係,婚禮并沒有進行得太繁雜,ANDY告訴我,這已經很簡單的儀式了,拍攝時長四,五個小時,大約10點就結束,如果沒有疫情,可能就拍到半夜也是有的。


多大約半年的時間多數都呆在家裏,沒有出外走,身體可能太放鬆了,一開始工作,遇到拍攝這種高緊綳狀態的時刻,身體居然無法負荷,拍攝中脚底居然像針刺感的微疼,但是工作在前還是需要咬著牙根撐完全場。拍攝完畢的時候,雙脚有點酸痛,這好像第一次去跑完馬拉松的感覺。我想第二天,雙脚肌肉一定會酸痛到半死。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起床,酸痛感居然從雙脚痛到屁股上來。而隔天還有拍攝,急忙擦COUNTER PAIN來讓雙脚舒服一些。希望隔天拍攝不會受影響。


説回拍攝,正大半年呆在家,完全沒接單,一方面是因爲政策的不允許,二是因爲外面疫情也不安全,怕被感染,影響家人。那時候感覺自己好廢,可能就浪費了正大半年,最近疫情也好轉了,大多數人都打了疫苗,感染數字也有所下降,證明打疫苗還是對整個疫情有很大的幫助。檳城從最嚴重的單天千多單,到如今的300多單,下降不少,希望接下來的日子儘快歸零。


這個細菌確定無法完全消失,只希望達到一個群體免疫的狀態,變得沒有那麽可怕,在這之前,大家還是盡量戴口罩,注重防疫就應該沒多大問題了。


放上一張當天印度人婚禮的拍攝,由於不是我本身的工作,還是得尊重以及尋求主攝影師允許后才放上來。


也好久沒寫BLOG,畢竟沒工作的日子,沒有東西可寫。希望接下來日子,會一直寫下去。




1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